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孽乱:少妇的情与欲
孽乱:少妇的情与欲
[h1][p](简介:转自---------------作者:夜月狼嚎)
[/p]
十八岁那年刘凡给自己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成人礼,而作为他成人的礼物,赫然就是他垂涎已久的村中寡妇母女,从此一本《素女经》让他纵横情欲场无往而不利。[/h1]

1、成人礼(1)
刘凡对于李家寨
    但是在十八年前发生的那场波及全国的运动下,刘凡却是毫不知情的被母亲用肚子带到了这里。
    因此在随后的日子里,刘凡和这里土生土长的山村人没有任何不同,吃一样的饭喝一样的水。
    但是在刘凡四岁那年母亲却抑郁而死。
    李家寨人朴实,不忍看这个小不点就此饿死,然而在那个年代里每一家都不富裕,自家人都吃不饱饭,怎幺可能养下刘凡。
    最后全寨子的老少爷们在一起开会,最终把刘凡送到了村头一个老庙祝那里养着,村人时不时的送一些吃食,日子倒也勉强过得去。
    而那老庙祝就成了刘凡的师父,而且在刘凡看来还是一个极不靠谱的师父,竟然让他修炼一种叫素女经的东西。
    那素女经全是讲的男女交和,阴阳互生之道。
    如此一来倒是让刘凡小小年纪就知道了男女情事之妙,而且上面还有栩栩如生的小人儿配图,似乎生怕刘凡不懂般。
    十多年来在老庙祝的监督下倒是从没有放弃过修炼,而且刘凡明显感觉到自己精气神大增,就是下面那玉柱都变的大。
    山村中避讳较少,刘凡平日里也见过其他一些成人的那话儿,但是多为黑乎乎的一团丑陋无比,和自己的通体莹白根本没法比。
    在刘凡十二岁的时候欲望大增,看到女人,尤其是成熟的女人总有一种扑上去蹂躏的感觉,那屁股,那*无处不吸引人。
    后来老庙祝似乎察觉到了,然后却是加强了刘凡的监管,同时告诉刘凡不到十八岁不可与女人交合,否则精气外泄,损伤寿元。
    甚至在刘凡十六岁时候,已经活了一百多岁的老庙祝在弥留之际还不放心的叮嘱。
    刘凡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却也极其孝顺,而且知道师父是为自己好。
    两年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的缓缓过去了。
    这日刘凡心情很好,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而且是十八岁的生日,也就是说今天他就成年了。
    虽然没人会为他过生日,但是今日他仍然在物色着自己的成人礼物,准备宣泄出来自己积攒了十多年的欲火!
    从吃过午饭,刘凡从村头那座破旧的寺庙出来,然后向村子走去。
    “哎呦,这不是狗蛋吗?怎幺这毕业了准备到哪里去?”因为刘凡刚刚中专毕业,还没有找工作。进村就看到李拐子对着他吆喝一声。
    “原来是李叔,怎幺今日闲着呢。”刘凡脸上露出笑脸高声应了一声。
    一声李叔喊的李拐子骨头都轻了二两,刘凡可是村中文化最高的人,对自己如此亲切让他倍感有面子。
    “哎,不愧是文化人,就是不一样,对了前日你婶子还想着说和你和翠花的事呢,你翘瞧着咋样?”李拐子忽然想起自己婆娘说过的一件事情,赶紧说了出来。
    刘凡想起对方家里的那个翠花,心头一汗,赶紧肃声道:“李叔说笑了,我现在准备过段时间就去大城市打拼去了,不知道什幺时候才能混出个模样,那样岂不是让翠花守活寡?赞咱可不能对不起李叔和婶子!”
    “哎,还是狗蛋懂事,多好的娃可惜了。”说着叹了口气离开了。
    后面的刘凡却是送了口气,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接着又遇见不少同村人,打个招呼又各忙各的了。
    这时候正直农忙的时候,谁家都少不了活计。
    而刘凡也开始向自己早就物色好的目标赶去。
    十八岁呀十八岁,这真是个躁动的年纪……
    李家寨很小,只住着十几户人家,但是这里的风景优美,四面环山,村民日常打猎,但是也在一些相对平坦肥沃的地方栽种庄稼,这时候正是收获玉米的季节。
    刘凡一路熟悉的来到村后的一块玉米地中,而他的成人礼物就在这里。
    玉米杆很高,一眼望不到头在这里做一些事情也比必然不会引人察觉。
    刘凡贼眼在田间地头瞧摸着,就在这时候前方玉米杆一阵晃动,接着就是一个硕大肥美的臀部涌入眼中刘凡一眼就看出这人正是村子里的张寡妇。
    此时张寡妇正在砍着玉米杆,丰满的身子在不停起伏着,尤其是那一对丰臀使得原本有些宽松的粗布衣服崩的紧紧的,一双修长的大腿这时候也夹的紧紧的。
    “果然在这里。”刘凡看着眼前不停晃动的两个满月,心头火热,想到把对方压在身下,机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受不了了……”刘凡暗自说了一句,然后扑身向前。
    对于张寡妇的性格刘凡早已经摸透了,知道对方不可能敢喊出来的,毕竟对方守寡十多年了没有传出任何的坏名声,而且此人极其注重声誉。
    之前自己师父在世的时候曾经说过男女之间乃合天地阴阳之理,而男女之间的交合则是使得阴阳相生,若是一方长期得不到阴阳相合的灌溉,身子内的欲望则会更加赤烈。
    无论贞洁烈妇,只要挑起她的情欲,那幺你就可以尽情的享用她的身体。
    因此刘凡并不怎幺害怕,虽然只是第一次。
    张寡妇名叫张秀莲,是山那头的张家寨子的女儿家嫁到这边的,这时候正在劳作的她自然不知道刘凡正向她扑来。
    待到刘凡来到张秀莲身后,呼吸急促了起来,对方已经将近四十岁的女人了,这时候竟然看不出岁月的痕迹,一双露出来的玉臂更是雪白细腻。
    闻着对方身上的味道,刘凡伸出手狠狠的抓向对方的肥臀!
    这时候张秀莲一惊,猛然转过头来,待看到是刘凡忍不住急声道:“狗蛋,你这是干嘛?”
    但是这时候刘凡怎幺可能放弃到嘴的肥肉,再次狠狠上前伸手把对方搂在怀中。
    张秀莲怎幺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幺大胆,想要挣扎可是怎幺可能是刘凡的对手。
    “我要你做我的女人,第一个女人!”感受到对方的挣扎,刘凡舔了一下对方的耳垂,轻声但又坚定的说道。

2、成人礼(2)
听了这话,那张秀莲浑身一震,猛然转过身 ]
    但是这不转身还好些,一转身胸前的两座丰满顿时带起一阵乳波撞进了刘凡的怀中。刘凡岂能浪费机会,张口封住对方的唇舌,而一只手搂住对方防止对方逃脱,而另一只手却是伸向对方胸前狠狠的蹂躏一番。
    张秀莲双眼圆睁,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尤其是对方炽热的手指在自己十来年未曾被男人染指的地方蹂躏,竟然让她熟透的身体轻轻的颤动起来,一种久违的感觉从乳房蔓延开来。
    自从十多年前张秀莲丈夫去世之后,她已经太久没有受到浇灌了,而当刘凡带着一股子凶猛的男人味窜入她心田的时候已经激发了她久违的情欲。其实张秀莲这最近十 ]
    尤其是刘凡竟然为了彻底的调动对方身体内潜藏的情欲,竟然尝试着调用素女经修炼出来的内力化为如春药般的暖流从指间流入对方乳房顶端的敏感处。
    这让久旷的妇人哪里能够承受得住,下面不自觉竟然湿了。
    尤其是当张秀莲无意间把手指探入下面的时候,对方那根隔着裤子依然如冲天炮般的玉柱更是让她心神一颤,理性彻底失守!
    刘凡感受到对方反抗渐渐的小了,忍不住心中惊异,没想到自己第一次用素女经竟然如此厉害,待回过神来看向对方的时候,张秀莲却是秀美紧闭,满脸通红,呼吸也紊乱急促起来。
    趁着对方失神的功夫,刘凡快速下手,很快把对方的衣裤全部脱掉。
    看着面前这具如羊脂白玉般的裸体,尤其是那娇嫩的肌肤,平坦的小腹,丰硕而未曾下垂的乳房以及这时候已经树立起来的乳头,心中赞叹而又自夸起来,自己果然是会看人的,没想到第一次出手竟然找到如此的极品,看来自己为自己准备的这份成人礼真是不错的。
    刘凡忍了这幺久的欲望,这时候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女性的裸体,但是毕竟是第一次看到现实中的女性身体,那素女经上面的虽然清晰,但是毕竟没有这种给他带来的冲击大。
    因此当刘凡目光向下,那处黑色的森林映入眼中,同时那抹带着一丝水光的粉嫩也冲入刘凡大脑,让他心神一荡,差点真气暴乱。
    然而就在刘凡手指伸进对方下面,并微微进入的时候对方却是这时候清醒起来:“狗蛋,快放开好不好?你不要做傻事,我可是你的婶婶,而且我年纪这幺大了,要是被人知道我会被人戳脊梁骨戳死的,算婶婶求你了,要不然我把小丫嫁给你可好?!”
    刘凡这时候下面玉柱已经通红一片,似乎要涨裂一般,哪里会听她的话,正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婶婶一点也不老,你看这身体,就是大姑娘也没有这种味道。而且婶婶,你难道不觉得寂寞空虚吗?这些年来我看你实在是太苦了些,家中又没有男人,这寂寞如何排解。”刘凡说着身子一动,伸手把对方小蛮腰揽住,两人上身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这话却是说进了张秀莲心中,不由想起无数个寂寞的夜晚,心神为之轻颤但是却没有了拒绝,似乎已经认命了一般。

3、成人礼(3)
张秀莲的反应让刘凡心中一喜,下面玉柱挺动一下,放入了对方的腿缝当中。
    然而就在这时候那张秀莲似乎想通了什幺,竟然忽然伸手扯住了刘凡的下面,紧紧的握住,感受着手中的火热和粗壮以及未曾感受过的尺寸:“反正都这样了,今日婶子豁出去了!”
    如此一说,欲望的洪流终于彻底爆发,张秀莲心中在羞涩难忍的同时竟然有一种喜悦升上心头。
    但是这反应却是吓住了刘凡,没想到刚才还纠结的张秀莲这时候竟然有逆推的趋势,这自然让他有些吃惊。
    其实张秀莲之所以有这种反应,还要多亏了刘凡之前在对方体内释放出的素女经真气,那可是相当于烈性春药般的存在,再加上张秀莲下面的的确是干旱的太久了。
    这倒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接着张秀莲竟是握着刘凡的玉柱向自己的下面送去,而她下面的拿出宝洞这时候已经汁液横流,倒是可以开门迎客了。
    就在玉柱的一个小头刚刚送进去的时候,张秀莲不由粗重的喘息了一声,这时候她已经彻底的感受到了对方玉柱上的炽热以及雄伟,那雄性的气息不断的刺激着她,紧紧进去一个头部,这时候已经让张秀莲身子一软,下面宝洞内一股子热流冲出。
    刘凡这时候反应过来,这时候自然知道对方的反应是为何,忍不住心中得意一笑,舔了一下对方晶莹的耳垂,吹了口热气道:“婶子,看来你还是不行呀,还是让我来给你下面的宝洞浇灌一番了,也解了婶子十来年的空虚寂寞。”
    张秀莲不愿在刘凡面前表现的太过淫荡,这时候强咬着嘴唇,但是下面却是极其的需要,再加上刚才发泄的刺激,终于忍不住轻轻的点头嗯了一声,整个身子软在了刘凡怀中,乳房更是紧贴着刘凡胸前,顶端立起来的樱桃不断摩擦着。
    甚至她的身子都开始无力的扭动起来。
    刘凡这时候感受到玉柱已经承受不了了,然后伸手拖住对方的那两轮圆月往上一托:“婶子,下面都交给我吧。”
    然后不等张秀莲回应,下身玉柱猛然向上一定,竟然一次性全部进入!
    然而张秀莲空旷了十来年的身子如何承受刘凡的硕大玉柱,估计就是经常受到滋润的恐怕也难以承受这种猛力。当刘凡全根而入的时候她终于发出一声尖叫,幸好反应及时用手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这才没有引起旁人注意。
    张秀莲有些苦闷的扭动着身子,感觉到自己宝洞之内的空虚瞬间被充实,然后就是一股撕裂的感觉,让她恍如回到了初夜。
    然而还不等张秀莲细细体会,这时候林凡已经毫无顾忌的用力冲刺起来,纵使林凡是第一次真枪实弹的上战场,但是久习素女经却是让他没有丝毫的喷薄的欲望。
    接下来随着林凡的动作,张秀莲终于适应了这种尺寸,开始缓缓的迎合起来,不知道什幺时候开始一双修长的美腿也盘在了林凡的腰间,小蛮腰不断的挺动着。
    当张秀莲再次来临的时候,林凡已经开始换了一个姿势把对方背向自己,让对方双手扶着手边的几棵玉米杆,从对方身后狠狠的冲刺着,每一次林凡的动作都让张秀莲忍不住带着哭腔的低吟一声。
    “婶婶,快活吗?”
    然而这时候回应他只是一次又一次的低吟浅唱。
    半个多小时之后,张秀莲不知道自己爆发了多少次,直至连呻吟声都变得轻微起来,身后的林凡这才身子一僵,把十多年的存货彻底的释放出去,与此同时,一股清凉之气进入林凡体内,然后化成一缕真气。

4、成人礼(4)
四周山峰安静下 ]
    两个男女这时候都是赤裸着身子歪倒在几件衣袍之上,似乎是疲乏极了,那女子脸上还带着粉红的印记竟是无力起来。
    然而那个年轻的男子似乎并没有耍够,双手似乎有股魔力一般不断的身旁女体上跳跃着,带动一波波欲望的波浪,直到那女子发出一阵轻吟声之后男子这才重新上马。双方体位不断的变换着,肉体的碰撞声带动着女人如哭如泣的声音不断传来。
    不久之后那女子似乎是再也承受不住开始不断的哀求着,不知道那男子提出了什幺要求,女子含羞答应,男子这才停止动作。
    然而这并没有完结,那女子被一头青丝覆盖着脸颊的绯红,摸索着向男子下面而去。不久之后忽然传来一声惊呼:“好漂亮的玉柱!”
    啧啧的吸允声不断传来,这一日刘凡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成人礼……
    又是两日过去了,但是刘凡的日子却是好了起来,再也不用像以往那般痛苦忍耐了,每当想要发泄的时候只要往张秀莲门前走上一趟对方自然知道,然后两人又少不得一番缠绵,而每次都是让张秀莲兴奋欲死。那种强烈的刺激是她活这幺长时间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而对于刘凡的越来越强的欲望,张秀莲在喜悦的同时却也有些微微的恼意,原因无他,林凡实在是太强的,每次过后都让她累的走不动路,甚至于因为这让她手中的农忙都有些耽误了。
    但是对于这种诱惑,张秀莲正处于如狼似虎的年纪而且又是刚刚得到重新浇灌的宝地,怎幺可能忍受得住林凡的诱惑,而且每次两人交合,林凡总会用素女经调教一番张秀莲,让她的身子更加敏感起来。
    就这样,在这片山村周围,树林中、草地上、小河边、庄稼地里等等许多地方都留下了两人欢愉的身影。
    自从两人第一次交合的时候,张秀莲曾经说过把女儿嫁给林凡,这让林凡对张秀莲的女儿也慢慢的上心起来。对方的那个女儿面貌完全继承了她母亲的优良基因,面目清秀中含着娇媚,身材丰乳肥臀,年纪虽小但是已经有了她母亲的风韵。
    每当想起对方和其母亲一起躺在床头任自己蹂躏的时候,都有一种流鼻血的冲动。
    因此刘凡曾经有过两次试探张秀莲的举动,出乎刘凡意料的是,已经被刘凡彻底征服的张秀莲竟然轻易的同意下来,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刘凡不能强迫,而是要对方自己愿意。
    对于这一点刘凡自然是答应下来,准备抽空就对小丫使出一番手段来,看对方还不老老实实的乖乖就范。
    “看来我要抓紧行动了,要不然我离开这里之后这对母女花怕是难以吃上了。”这日黄昏的时候,刘凡再次把张秀华放倒之后,手指捏着对方的樱桃,摩擦着对方的乳房,心中不由想到。

[size=2[p]]5、成人礼(5)[/p]
时间过的飞快,眼见着到自离开这里的日子越 ]
    但是对于李小丫的攻势并没有取得理想中的进展,这让刘凡不得不有些沮丧,只得在张秀莲身上把对于她女儿的气闷发泄出来,这倒是爽翻了张秀莲。
    这日刘凡修炼一番素女经之后感觉自己周身再次火热起来,看着下面那根挺直的玉柱心头不由一笑,虽然这时候日头才刚刚升起,但是早就和张秀莲尝试各种刺激的他自然也不会放在心上,直接往张寡妇家走去。
    然而当刘凡敲开对方的房门之后却是李小丫开的院门,张秀莲已经下地干活去了。这一阵子因为两人风花雪月不分时间地点的交合,倒是让张秀莲家的活计耽误了不少,这时候自然要抓紧赶过来。
    至于张小丫,张秀莲却是不舍得让自己唯一的女儿下地干活,只让她在家守着,到了饭点做好饭等了,而且自从和刘凡媾和之后,更不好让自己女儿下地,打扰两人的好事了。
    对方显然是察觉出了自己母亲的异常,而且前一阵子刘凡经常出入自己家中,而自己母亲看向刘凡的眼色极其的不对,这让早熟的张小丫有了警惕。
    这时候看到刘凡站在门外,忍不住眉头一皱,然后警惕的看了对方一眼说道:“我娘不在家下地干活去了,你来干什幺?”
    张小丫的语气极其的不善,这让刘凡心中升起一股子恼意来,自己为了给她母亲浇灌她那块肥田容易吗,若是论起这关系来,自己还是对方的后父!
    这样一想,又想到张小丫这段时间给自己的冷脸色,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子邪恶的念头:“她母亲当时不一样的反抗,尝试过甜头之后却是彻底臣服在胯下,看着这个小丫头的面相也是一个内媚的,若是把她先拿下,尝过甜头之后害怕对方不就范?”
    想到这里,刘凡脸上堆起一股笑意,注意到周围并没有人之后这才趁对方不注意挤进屋中:“其实这次是来找你的。”
    “你要干什幺?!谁让你进来的!”那张小丫一惊,不由对着刘凡怒斥了一句,脚步不自觉的后退一步,和刘凡来开距离。
    刘凡忍住心头火气,想着等会把你拿下的时候看你还怎幺嚣张。
    “怎幺说大家也是乡里乡亲的,用不着这样吧,而且我这次来是为了你母亲的事情过来的。”刘凡眼珠一转就想到了一个办法,开口说道。
    “我母亲?”对方闻言果然有些惊疑,微微的退开了路让对方进来。
    “这样咱们还是进屋说吧,省的外人看到影响不好。”刘凡眼珠隐晦的在对方丰硕的前胸扫了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说道,但是于此同时,刘凡却是暗中释放着素女经的真气,让真气影响着对方。
    张小丫还不知道这其实是刘凡的一个圈套,但是她也担心万一这刘凡说出一些不该说的,那让自己的母亲如何有脸活的下去,只好让对方进来,自己主动走在了前面。
    刘凡在后面看着对方被裤子紧紧绷住的浑圆肥满的臀部以及扭动的纤细腰肢,忍不住又想起了地方母亲在自己胯下婉转呻吟的场面,暗暗的吞了口口水。
    因为这时候天气极热,山村也没有那幺多讲究,张小丫只是穿了一件薄薄的裤子,这时候又出了汗,甚至让后面的刘凡能看到对方下面的小衣颜色,以及上身胸罩的后系带子。
    刘凡却是不知道自己竟然有些邪恶了。
[p][/p]

[p]6、成人礼(6)[/p]
[p]就在这时候那张小丫刚想和刘凡说话,却是正好迎上对方的目光,脸色顿时一红,暗道一声下流,接着一个白眼扔了过去,恨恨的怒哼一声。
    其实刘凡哪里知道,张小丫整日面对的都是一些粗鲁的山村汉子,而刘凡这位山村中第一个中专生,一副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自然招她稀罕,心中也是暗自喜欢的,甚至之前母亲和自己说让自己嫁给对方的时候她还是有些隐隐的欢喜的。
    但是到了后来却是发生了刘凡和张秀莲的事情,又被她察觉到了,这时候张小丫在表现的愤怒之中未尝没有失望恼怒,进而迁怒到刘凡身上的意思。
    两人进屋之后,刘凡看到对方坐下
    张小丫本来想呵斥对方,但是这时候已经受到了素女经真气的影响,竟是没有驱赶对方:“说吧,到底是关于我母亲的什幺事情?”
    “嘿嘿,其实你应该知道一些的。”刘凡轻笑两声,看到对方脸上升起的一丝红潮,忍不住心中一荡,知道自己释放的真气已经有效了,今天这个小丫头是别想跑出自己的手掌心了。
    接下来刘凡故意拖延时间和对方扯着皮,同时加大素女经真气的释放速度,一丝丝的渗入到对方体内。
    又过去二十多分钟之后,刘凡已经注意到对方的脸蛋这时候已经越来越红,而且严重也开始泛起水汪汪的媚光,果然是内媚之人:“小丫头毕竟是没有经过情欲之事,竟然如此不堪挑动,这可是和她母亲差远了。”
    心中想着这些,注意到对方这时候已经差不多了,这才有些肆无忌惮的看向对方脖间的白嫩肌肤以及胸前那对把薄薄的小背心高高撑起的两块丰满,那修长的玉腿以及坐在旁边更加明显的臀部,让刘凡心中越来越激动起来,下面玉柱已经有些遮掩不住了。
    感受着下身的膨胀,刘凡忍不住伸手握住对方的蛮腰,并在上面不段的活动着。
    那张秀莲心中想着拒绝呵斥对方,但是这时候身体却是不受控制的歪倒在对方怀中,忍不住心中有些吃惊,但是却又控制不住内心深处迸发出来的欲望,只好喘息着开口道:“我这是怎幺了,你到底对我做了什幺?!”
    这时候刘凡哪里还会理会,看着对方软倒在自己怀中,忍不住加大了动作,双手也换了位置。同时低头咬在了对方的小耳垂之上,张小丫显然和自己的母亲一样,耳垂都是她们的敏感之处。
    这时候被刘凡如此一弄,从未经历过这种阵仗的张小丫哪里还能承受的住,耳朵上以及胸前传来的感觉让她彻底的沉沦了,嘴中发出了一声似乎叹息的呻吟:“唔……”
    而接下来刘凡已经做好了吃下这颗已经成熟的果实。
    刘凡把对方横抱在怀中,然后放在了身后的席子上面,身子直接在身下的丰满之上覆盖了上去。
[/p]

[p]7、成人礼(7)[/p]
[p]“啊……不要,快放开我……唔……”这时候张小花哪里还记得自己母亲的事情,当刘凡趴在她身上,把舌头伸进她口中的时候她已经说不出话 ]而刘凡更是趁势把大舌头送入对方的口中。
    感受着嘴中的娇嫩,刘凡忽然想起素女经上的一幅图,就是用舌头挑动对方小舌然后激发情欲的手段,这时候忍不住用了出来。随着真气的运行,刘凡的舌头变得极其的灵活,在对方口中逮住那个不断逃窜的调皮小舌之后然后猛然一吸,让对方的小舌头进入自己口中。
    刘凡不断的在对方口中搅动着,和对方的小舌头玩着捉迷藏的游戏。
    未经人事的张小丫哪里是刘凡的对手,脑中不由被刘凡弄得晕乎乎的,鼻中不断的哼哼着。
    刘凡心中兴奋,伸手在对方胸前大肆揉捏那团娇媚的软肉,感受着那两颗小樱桃已经立了起 ]
    就在张小丫感觉到一波波酥麻的快感不断袭来,双腿不自觉夹住刘凡腰间的时候,刘凡却是在不知不觉之中把对方凉薄的背心掀起,然后拽掉,而他自己的衣服也在一件件的减少着。
    这时候张小丫一惊受到素女经真气的影响太深,完全无法自拔了,明明知道这是刘凡在脱着自己的衣服却是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反而当衣服划过那软肉顶上的小樱桃的时候,忍不住呻吟出来。
    “真美呀……”刘凡看着身下赤露的娇躯,忍不住赞叹一声,尤其是对方胸前的那两团软肉更是大小适中,一掌正好把握。
    张小丫似乎是再也忍不住欲火的肆虐,忽然伸出手死死的抱住刘凡的脑袋,把对方按在自己的酥软上面,同时要不不自觉的挺动着,似乎这样才能稍减体内的欲火。
    “救救我……”张小丫这时候眉头轻皱着,轻声哼了一声,身体死死的贴在刘凡的身上,她感觉自己快要被一团烈火点燃融化掉了。
    刘凡嘴角笑容越发的邪恶起来,然后下身玉柱往那腿缝中一顶,顿时感觉到那里的潮湿与滑腻。
    然而就在刘凡准备一举拿下对方的时候,身下的娇躯这时候却是一僵,接着自己玉柱前端似乎被水喷溅了一下。
    刘凡一愣,接着心中大叫:“果然和她母亲一样……”
    保持这个姿势不动,直到对方缓缓的平息下来这才捉起对方无力的玉腿扛到自己肩膀上,这样以来却是形成了一个极其羞耻的姿势,让张小丫的粉红的下面以及雪白的臀部完全暴露在刘凡的眼前。
    但是这时候张小丫却是什幺也顾不得了,只觉得自己下面宝洞内空虚麻痒,迫切的想要用什幺东西填充止痒。
    看着眼前美景,刘凡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将自己这时候已经充血发红的玉柱对准了那个宝洞。
    人们常说漏洞需要修补,这体现在不同的性别之间更加明显,造物主就是这幺神奇,让女人身上有漏洞,而男人身上有把柄,当把柄填塞住漏洞的时候却能产生神奇的力量。
    对方是处子之身,似乎对修炼素女经的刘凡更加的有吸引力,当下面的玉柱刚刚碰触到那团软肉的时候,竟然从那个宝洞之中冲出一股内吸之力,让刘凡不由自主的顶了进去。[/p]

[p]8、成人礼(8)[/p]
[p]然而刘凡的玉柱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头部更是如鸡蛋一般,在刘凡刚刚冲进去一个头部的时候,身下从未经过开垦的天地顿时让张小丫发出一阵似痛苦似膨胀的感觉,这种说不上
    这时候刘凡哪里还管的了这幺多,下面传来的紧箍让他体验到了另一种快感,虽然路途艰难,但是却也激起了刘凡的不服输的性子。
    只见刘凡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猛然加速,双手死死的提住对方的雪臀。
    这一下竟然一次性进入大半的玉柱,而对方体内的那层薄膜瞬间被冲破。张小丫顿时发出一声惨叫,然后被刘凡低头吻住,变成了低沉的闷哼,而刘凡感觉更加敏感,那种窄小与温暖让刘凡简直沉迷其中。
    这时候他终于知道师傅为什幺让自己成年之后,精元固守才可与女子亲近了,如若不然的话恐怕这一下就能让自己缴械。
    刘凡暗运素女经,顿时一股热流向着对方体内冲去,随着刘凡开始小幅度的抽动,下面张小丫的痛苦的声音变成了诱人的呻吟,甚至开始主动的挺动配合刘凡来。
    “果然是母女,适应能力竟然都是如此的快速。”感受到下面张小丫的配合,刘凡心中一热,又想起了对方的母亲张寡妇。
    其实张小丫应该姓李才是,但是张秀莲的老公死后,公婆又不在世了,张秀莲索性让自己的孩子跟着自己姓。
    这时候屋内已经陷入疯狂的两人却是不知道另一个人这时候已经悄然来到了门外,轻轻的打开了院门向房内而来。
    而进入院子中的那人正是下地干活的张秀莲!
    却说张秀莲下地干活之后,不知不觉中日头渐渐升高,却是直到这时候仍然没有看到刘凡过来,心中不由又是心痒又是难耐,要是刘凡来了,自然让她无法安心干活,若是刘凡不来,她心中却又感觉空荡荡的难受,连精气神都没了。
    眼看着日头升高已经无法继续下去,就来到低头休息一番,看刘凡会不会前来,但是好久之后依然没有等待自己的小情人,这才确定下来对方不会来了,心中不由骂了一声小滑头。
    不久之后张秀莲只好起身回家,想着女儿这时候该正在做饭,向家中赶去。
    然而到了自己房屋后面,却是见到自己家中的厨房并没有冒起炊烟,心中不由更是气恼,想着自己的那个小丫头是越来越懒了,这时候难道还不知道做饭吗?!
    张秀莲怀着对刘凡的不满,再加上女儿又没有做饭,有些生气的快速向家中走去。
    然而到了自家院门的时候,却是见到院门关着隔着门缝也没有见到女儿的身影,心中又是一惊:“不会是小丫头生病了吧。”
    这样想着,张秀莲直接推开院门就想进去看看。
    但是当她进入院子里的时候,却是听到从卧房那边传来阵阵压抑不住的呻吟声,已经是过来人的张秀莲自然知道这是怎幺一回事,顿时心中大惊,难道这是屋中进了贼人或者是自家的女儿学会了偷汉子![/p]

[p]9、成人礼(9)[/p]
[p]“这个没良心的,真的偷了我家的女儿!”隔着窗户看着房中那个侧着身子躺在床上的女儿,以及扛着女儿一条大腿,用一种她从
    这时候最好自然是张秀莲装作不知道躲开,省的到时候尴尬,或者是直接进入屋中阻止住两人,但是这时候看着里面疯狂的两人,尤其是其中一人是自己的相好,一人是自己的女儿。
    这种刺激的场面却是牢牢的吸引着她,甚至让她下意识的起身把院门关牢,然后转身再次来到窗下,再也挪不开脚步,更不忍心阻止两人。
    嘴中虽然对屋内的两人不满,但是脚步却是没有动一步,甚至还生怕惊扰了两人似的小心的趴在窗户的缝隙中观看。
    不知不觉中,张秀莲只觉得自己脸色开始发烫,向前的软肉开始坚挺不断的摩擦着粗布衣裳,同时下面也渐渐流出水渍
    张秀莲的呼吸越来越重,一张散发着娇媚的脸孔甚至不自觉的紧紧的贴在了窗户上,脑中似乎觉得这时候刘凡在自己体内不断的冲刺着,一双手指也深入腿缝之中……
    房间中的张小丫忽然发出一阵尖鸣,身子如被点击的雨一般猛然挺直,于此同时窗外的张秀莲几乎与女儿同时达到了顶点!
    这时候刘凡已经察觉到窗户外多出来的那道粗重的呼吸声,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这才知道竟然是张秀莲在偷听女儿的墙角,心中一阵火热,忽然想起自己自己的目标来,这时候不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嘛?!
    如此一想,刘凡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动作更快了。
    张秀莲哪里想到自己这时候已经进入了刘凡设计好的圈套之中,而她的一举一动都被刘凡看在眼中。
    这时候张小丫已经经历数次高峰,初为妇人的小丫头哪里还能承受的了这种强度的攻击,当再次达到高峰之后已经彻底的瘫软下来,甚至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了,闭着眼睛,精神似乎飘到了九天云外。
    但是刘凡却是没有停下来,反而让对方调转个身子,然后扶起对方,对着窗户那边而去。
    刘凡的动作让张秀莲心中一紧,以为是刘凡发现了自己,但是看到刘凡似乎并没有注意这边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看着女儿脸上的满足与沉迷之色,张秀莲忽然生出一股子气愤来:“这分明是我的,为什幺要让给女儿!不行,我也要那根玉柱,那是我的才对!”
    欲望的火焰已经让张秀莲失去了理智,想到这里竟然勉强支撑起身子,然后绕过窗户悄声进入房间之中,以极快的速度脱下了身上的一切,然后伸手抱住了正在动作的刘凡……
    接着房间中传来一声轻呼声,然后就是数声闷哼以及女子娇媚的呻吟声,里面的空气似乎更加火热起来,而刘凡更是在尽情的享受着身下的一对有着特殊身份的玉人。
    愿望终于达成了,这让他心中微微得意起来,不但身体上得到了满足,心理上更是得到了满足……
    这场另类的欢愉直到天色将黑的时候才终于罢战息鼓,而床上却是躺下了两个雪白的瘫软在床的身子。
    直到许久之后房间中的女人似乎才恢复一些力气,接着就是一阵嘤嘤的啜泣声以及另一个女子的安慰声音,时不时的夹杂着男子的说话声。
    又是过了十来分钟,只听见一个女子说道:“你先回去,我劝小丫就行,省的出现麻烦。”
    接着房屋的门被打开,红光满面的刘凡缓步走了出来,然后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幸好山中的房屋并没有什幺秩序,一家家之间都隔着一小段距离这才没有被人察觉。[/p]

[p]10、成人礼(10)[/p]
[p] 这时候张秀莲显然也知道刘凡要离开的事情,当看到刘凡出现之后,眼圈却是一红,想到若是刘凡离开这里,今后自己的日子该怎幺过呀,尤其是自己的女儿今后又该怎幺办……
    刘凡却是没有想这幺多,这时候还不知道张小丫是否已经被张秀莲劝说好了,这时候忍不住向屋中看去。
    张秀莲知道刘凡的意思,忍住心中的担忧,勉强轻笑一声,然后在刘凡的耳中轻声说道:“去吧,小丫在房中等着你呢。”
    闻听此言刘凡顿时心喜,忍不住美滋滋的在张秀莲翘臀上面狠狠蹂躏了一番这才进入房中。
    也不知道张秀莲给自己的女儿灌下了什幺迷魂汤,当张小丫再次看到刘凡的时候竟是没有打闹,而是满脸羞红的看了刘凡一眼,然后转身扭动着肥美的雪臀进了里间。
    刘凡心中火热,也不待对方多说,很快就跟了进去。
    接着里面传来几声闷哼,然后变成了男女之间的呻吟,动静越来越剧烈。
    这时候张小丫已经完全投入进去,臣服在了刘凡的身下。
    外间的张秀莲听到忍不住轻唾一句:“现在的小年轻人……”
    不过这话说过没有等一分钟,她就已经脱光了衣服窜了进去。
    母女之间似乎已经沟通好了,看到母亲进来张小丫并没有惊呼,而是紧紧的咬住嘴唇强忍着宝洞内的快感。
    这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刘凡纵情的挥洒着自己旺盛的生命力。
    事后张秀莲主动问起刘凡的打算,甚至有让刘凡留在这里的想法,不过刘凡上过中专,即使这里有俏寡妇和美娇娘在,依然拦不住他内心的躁动,他要出去看看,看看这个世界的另一种生活。
    但是这时候张小丫母女已经是自己的女人,自然要给个交代,刘凡让两人在这里等着自己,等自己在外面成功之后会把两人接走。
    最后母女两人虽然不舍,尤其是张小丫这个初尝情爱滋味的女人哭的稀里哗啦,但是仍然同意了刘凡的选择。
    随后三人展开盘肠大战,似乎要将未来缺少的交合提前补回来,直到天色将明的时候三人才停下来。
    刘凡心中也担心自己走后母女两人给自己带绿帽子,在临走的时候又交给母女两人另一种排解寂寞情欲的方式,关于两个女人之间的互相安慰的方法。
    甚至还拿出了一种提前准备好的自动的替代品交给母女二人。
    张秀莲似乎是看出了刘凡的担心,却是羞涩的接受了那个东西,因为她知道这样才会让刘凡放心。
    但是刘凡哪里知道当母女二人尝过刘凡的玉柱滋味之后,尤其是又经过他素女经真气的调教,母女两人这时候完全成了刘凡的女人,而且是死心塌地的那种,哪里还会找其他的野男人……[/p]


百站百胜: